http://www.maskyn.com

康辉揭秘《新闻联播》 “你都不看怎么知道《新

  原标题:康辉揭秘《新闻联播》 “你都不看,怎么知道《新闻联播》天天在说什么”

  在“央视boys”“康撒朱尼”里,康辉是老大哥,也是最“保守”,最后一个成为“网红”的。

  今年夏天开始,央视锐评、《主播说联播》、康氏vlog、热播的“神仙打架”节目《主持人大赛》,康辉在一档档不同类型节目中频频秀技,吸粉无数。

  作为《新闻联播》主持人,“国脸”康辉,成名已久,2008年已获中国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“金话筒奖”。这一季,其实更多是红“出圈”。

  向来以严肃权威、正襟危坐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的康辉,越来越多地把他机智、活泼、轻松的一面展示给观众,“国脸”的形象瞬时有了更接地气的温度。

  也是意料之外的走红,让康辉更加意识到自己身上聚集的目光、关注与责任。因此,向来对出书不太感兴趣的康辉,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《平均分》,撇开镜头,以铅字的形式与人交流。

  新书出版之际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康辉,记录他的“网红”之路,更是记录《新闻联播》的“网红”之路。

  《新闻联播》主播台下的康辉,47岁,仍有一身少年感,背着黑色双肩包,裤子露出脚踝,走路轻快带风。言谈之间能感受到他的真诚,对待提问,他几乎没有镜头前的播音腔,而只是平实地“说”出答案。

  “如果重新再来,我大概不会再选这一行。也许很多同行在接受采访时都会说热爱这一行,如同自己的生命等等,但我入行本来就很偶然,如果重新活一次还是做同样的事,会太没有新鲜感”,康辉说,“我会去做一件与电影有关的事,比如编辑电影杂志,或者开一间电影主题的咖啡馆,甚至做一名电影图书馆的管理员。”

  《新闻联播》一直是康辉心中的梦想,犹如登山者心中的珠穆朗玛峰。初次登上这座山峰,是康辉进入央视工作的第13年。

  2006年6月5日,在事先未对外透露任何消息、连很多《新闻联播》工作人员都是当天下午才知道的情况下,康辉和李梓萌出人意料地出现在当晚的《新闻联播》里。而他和李梓萌得到通知,也只是一周之前。

  康辉认为,这是要为当年6月初新闻频道再次改版造势,要求严格保密是要形成甫一亮相就产生巨大影响的效果。“这个效果倒真是达成了,只是我们也就少了之前可以在演播室多模拟几次、充分准备准备的条件。”

  对康辉来说,亮相联播,既有“忽如一夜春风来”的惊喜,也有工作十几年来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的欣慰,但更多是直播前的紧张与播出后的不满意。“我一向不喜欢看自己的节目,总觉得屏幕上的我是另一个人,但那天我很认真地看了重播,不满意之处有很多,最主要的是欠缺《新闻联播》播音员该有的一种气场。”

  康辉曾向前辈罗京请教。罗京说,我不用跟你讲技术层面的问题,你现在要知道的是这个节目的分量,你要在这个节目中寻找中国气派。

  这当然还需要时间不断打磨。但让康辉没想到的是,这锻炼、打磨的机会,一等就是一年。他再次出现在《新闻联播》主播台上,是2007年12月8日。这次已不再追求什么轰动效应,中央电视台提前发布了信息。

  “我很庆幸与联播有这一年多的若即若离,这让我懂得该怎样去珍惜、该怎样去不辜负,不至于飘飘然。”

  “我知道,登上这个平台,并不意味着就已属于这个平台,也不意味着就已在这个平台站稳,更多的挑战还在未来。”

  曾有朋友问康辉,“《新闻联播》好像天天说的都差不多?我都不看了。”康辉的回答是,你都不看,怎么知道《新闻联播》天天在说什么。

  甚至《新闻联播》从1996年开始直播,到现在已23年,直到今天还总有人会问《新闻联播》真的是直播吗?康辉窃喜,“这大概是能证明联播差错率很低的最好例子吧!”

  被视为《新闻联播》第三代主持人,康辉说,“《新闻联播》从未缺席电视新闻传播中每一次必须的改变。这些年来,联播始终在变,尽管由于它的重要性和特殊性,首先要保证每一步都安全。”

  2013年除夕,康辉和搭档李修平在《新闻联播》结束时给大家拜年,双双行了拱手礼,这在联播历史上是第一次,后来也成为《新闻联播》在除夕夜的惯例。很多观众后来评价《新闻联播》在努力改变正襟危坐的播报方式,在体现权威性的同时多了一份亲切感。

  “我们俩之前还特别认真地研究过,拜年中男女手势不一样,是左手在上,还是右手在上,所以后来才有观众评价,《新闻联播》真是讲究。”

  2014年元旦,《新闻联播》结尾,康辉在画外音中说,“朋友们都在说,2013就是爱你一生,2014就是爱你一世,那就让《新闻联播》和您一起传承这一生一世的爱和正能量吧!”这句话立刻在互联网上火了,网友评价,这是《新闻联播》第一次卖萌。康辉揭秘道,“这句话并不是我的原创,我是一字一句按文稿表达,真正卖萌的是《新闻联播》的全体工作人员,是《新闻联播》自己!”

  2015年清明节前后,《新闻联播》推出《重读抗战家书》节目,重温了左权、赵一曼等十多位抗日英烈的家书和事迹,有网友感叹,没想到看《新闻联播》竟然看得眼泪哗哗。

 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,《新闻联播》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百姓自拍视频。康辉说,以往我们报道成就,可能会让大家感觉很高很大,但百姓自拍视频就是老百姓自己的语言,是大家自己拍摄上传的视频,是很接地气的表达。

  “这些年我切身感受着《新闻联播》的变化,有形式的更新,也有内容的调试,她并非高高在上,也并非固步自封,也许她前进的脚步不像理想化的期待中那样快,但前进的脚步从未停止,这恐怕才是最有效、最智慧的前进。”

  康辉反复提到的,是《新闻联播》的金标准,“《新闻联播》在40年发展历程中形成的职业金标准,已经成为电视行业最高、最严、最有效的编播标准,‘万无一失’在这里不是愿望,而是要求。”

  “曾有航天系统的工作人员在参观过联播的播出线后感慨,‘我们的火箭是一个月发射一次,你们这是天天都在发射啊!’”

  最典型的例子是2012年11月15日,当天的《新闻联播》要发布中国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等重要新闻。所有重要新闻都要经过极为严格的拍摄、编辑、制作、审稿、修改、再制作、再审稿、传送、播出,时间非常紧张。

  “我清楚记得那天是我和修平姐当班。19点整,导播发出开播口令,我们看上去神态自若地播内容提要的时候,播出线上已经确定可以正常播出的新闻只有一条!其它新闻都还在赶制中。演播室外不断传来一阵阵急促奔跑的脚步声,是同事们在争分夺秒将刚刚制作完毕审核通过的新闻送上播出线,来一条审一条,审一条播一条,有的新闻送到播出线时,距离按照既定顺序播出的时间只差几秒钟!每一条新闻在经过的好几道流程中,哪怕只是一个人手抖了一下,结果都不堪设想。我和修平姐手里备了比平时多好几倍的备用稿件,一旦哪一条视频出现问题,我们都要以口播的方式将新闻播报出去,不能遗漏或迟发任何一条重要消息,也不能错发哪怕一个字!”

  这一天的联播,直到播出至19点53分,才确定了时长是124分钟,在当时,这一播出时长是空前的,安全播出的难度也是空前的。

  “那线分钟,但也是近乎完美的124分钟,最终124分钟安全播出准确无误,《新闻联播》台前幕后所有工作人员以高度的责任心,过硬的业务能力和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共同完成了一次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”

  “我们是播音员,现在习惯称为主播,虽说也有个主字,但和主持人的‘主’比起来,含金量不大相同。在很多人的概念中,主持人是说话的,主播是念字儿的,相去不可以道里记。”康辉说,自己知道别人不大会当面提起这个话题,毕竟中国人总习惯给别人留几分薄面,但越是这样反而显出某种尴尬。

  “我记得孙玉胜副台长说过,如果你觉得播音很容易,不妨找篇文章,难度不用太大,甚至可以是你自己写的文章,从头到尾读一遍,看能不能做到一字不错且声情并茂?如果您都做到了,那您不是语言天才,就是接受过语言训练。”康辉说,念稿子并不是不念错字就OK,语气中的分寸,敏感信息的无形传递都要注意。

  “举个极端的例子,比如某国领导人胜选或就职,我国领导人发去贺电,贺电就一味的欢欣鼓舞吗?不是的,国与国关系不一样,这个人上台和另一个人上台对我们的外交工作也有不同影响,所以同样都是贺电,你注意看文稿内容也会有细微的变化,这就意味着播报的时候也不可能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  到2019年,距离康辉第一次主持《新闻联播》已13年,他仍然对联播的影响力始料未及。

  5月13日,中美经贸摩擦激烈之际,《新闻联播》刊播国际锐评《中国已做好全面应对的准备》。

  锐评播出,旋即在微博和朋友圈疯狂刷屏,24小时内各主要社交媒体平台上,该视频、文字阅读量冲破3500万,“新闻联播”话题迅速登上热搜榜的榜首。无数网友点赞,“太提气了”“《新闻联播》就该这么播”……

  “当天拿到稿子,我第一反应是,这个劲儿挺难拿,但又是自己能把握好的。因为一直关注着中美经贸摩擦的过程,对中方的立场原则是掌握的。我对这篇国际锐评的基调拿捏有信心,剩下的就是表达技巧的使用了。”

  康辉庖丁解牛:既然是锐评,就要突出“锐”,语言不能拖泥带水,要掷地有声,但又不能一味使劲儿冲。这不是下战表,也不是吹冲锋号,而是有理有利有节地论述,我们的目的是解决问题,要为今后可能继续的协商谈判留有余地。还有,不管语言上怎么表述,有一层底色是不变的,那就是中国的自信,这一点如果表达不充分,如果显得过于剑拔弩张甚至恼羞成怒,锐评的“锐”也就少了根基。

  “基于这些考虑,一分半钟的评论,我选择了一种不疾不徐、坚定的语气。在‘不愿打,但也不怕打,必要时不得不打’‘谈,大门敞开;打,奉陪到底’‘对中国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’这几处做了着重处理。”

  “如果大家注意观察,应该能发现我自始至终脸上带着一丝微笑,特别是说到‘经历了5000多年风风雨雨的中华民族,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?’时,这是以表情等副语言全面铺陈一种自信的底色。”

  “播音界前辈葛兰对我说,看你播音的时候我一直在想,如果是当年的夏青老师来播,他会怎么处理?相信他会在‘不得不’这三个字上做做文章,我如醍醐灌顶,同时也觉得如果在收尾处也能处理得更有力度一些,通篇的整体感会更强。”

  第一篇锐评走红后,《新闻联播》不断加大评论力度,继续发出“中国之声”,“美国是全球合作发展的绊脚石”“美国的观点荒唐得令人喷饭”“满嘴跑火车”“怨妇心态”……一次次评论,不断登上热搜,引爆舆论场。

  “这几次播音是我十几年联播生涯中影响最大的播音,真是始料未及”,现在做阶段性总结,康辉认为,“不过幸好播出前没有想过这些,如果那时候预知了后来的结果,没准儿还会患得患失,就有了杂念。”

  “经历了这些,联播的重要性、影响力令我更加刮目相看,令我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肩头上那份责任的分量。”

  锐评火了,康辉趁热打铁还做了两件事。一是《主播说联播》,二是拍vlog。

  今年7月27日,央视新闻新媒体中心的编辑联系康辉,希望推出一个小视频新栏目《主播说联播》,让联播的主播们用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讲一点当天联播的延伸内容,或是对重点新闻点的再挖掘,或是谈谈自己对一些新闻的感受。要求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,让年轻人更加走近联播。正在出差途中的康辉在高铁上用了十分钟写了一段线日,《主播说联播》的第一期登场,经过3天传播,全网播放量超过1亿次,点赞超600万。小视频栏目试水成功。

  客户端、微博、微信公众号、抖音快手,每个平台都有了更多《新闻联播》的新粉丝。”

  我觉得一两分钟的东西大概20分钟就能拍完,但是第一条大概拍了有两个多小时,将近三个小时,旁边的新媒体部门的年轻同事一直在不停地用很谦逊的语气说,康老师给你建议,其实某种程度就是指导,他说按你这种拍法拍出来的根本不是vlog需要的东西。”

  这一系列vlog其实是一个团队的合作结果,我们特别希望通过新的媒体方式,把一些重要新闻传递给大家,或者说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朋友,尤其是更年轻的朋友能够走进《新闻联播》,能够有兴趣看一看《新闻联播》每一天所报道的新闻。”

  但是这样的网红我愿意去做,而且一定会做好。成为网红,我的生活和工作也没有什么不同,还是会继续努力,去做好我该做的事。”

  他向往令狐冲的洒脱,但他理解,令狐冲的从心所欲,是需要真正懂得如何尊崇内心的人才能做到,而不是行为上的肆意。

  ”的问题。康辉说,“我的答案没变,紧张。那种紧张是无可言说的,每次播片头时最紧张,等片头过去我把第一句话说出来,感觉这口气吐出来,就可以正常往下进行了。但最初的紧张是因为陌生,如今的紧张是因为熟悉,越来越了解她,就越来越想呵护她。”

  所有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都健康、快乐;有足够的钱与闲,可以云游四海”。但同时,康辉没有微博,也很少发朋友圈,在公众场合发言很谨慎。“你必须知道自己是谁。因为工作关系,你只要说话,别人就不会认为这仅仅是康辉在说话,前面永远会挂上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主持人的头衔。所以我必须对说过的任何一句话负责,我们的个人角色和职业角色无法分割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