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skyn.com

大年变小年体育从业者2020何去何从?

  大年变小年,寒冬已至,不只是球员减薪,不少体育公司也开始了开源节流,除了选择新的公司方向和业务,裁员、减薪的消息比比皆是,在行业大洗牌的情况下,寻找新业务方向也成为了不少体育公司的出路。

  疫情到来初期正值春节,面对被迫延长假期,很多行业人士提出了「修炼内功」的口号。

  的确,面对一个日新月异的行业,体育人寻求突破、渴望进步已然是大势所趋,疫情为从业者带来了一个时机。也因此,行业老炮们纷纷开课,转身成为「线上讲师」,为行业人指点迷津,这也使得体育成人教育市场开始显现。

  但不幸的是,在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之时,国际社会却陷入一团糟,世界体育大赛纷纷停摆,欧洲杯与奥运会的延期也让2020彻底沦为「小年」,这种情况下,国内的体育被迫按下停止键,总局一纸令下,不少体育公司都开始了自救。

  在开源节流的大潮里,裁员和降薪的公司比比皆是,也有的在积极寻找新方向,线下复工难,就如同罗永浩、马布里那样寻求直播带货,或是将目光转向线上体育。如今,马拉松、冰雪、篮球、足球、赛车等,都把赛场放在了线上,电竞赛事也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。

  正月期间,央媒记者的李磊正在为今夏前往东京奥运会的报道工作做准备,在日语学习之外,为了能让报道与故事更为生动,讲述近代日本变迁的《分身:新日本论》,成了他修炼内功的秘籍。

  同样的,来自天津体院研一的薛梓洋也向氪体透露,在假期延长后,购买了不少足坛人物传记来学习。「春节前接了一些活,在欧洲杯期间给各大网站供稿,放假回家后每天看过往的比赛和数据,咂摸球员性格,整理人物事迹,几乎是一头扑在足球上。」

  而上海做了两年赛事运营的吴斌,在疫情期间用仅存的两万多元报名了英语班,「想出国,就算去不成,语言的学习也会对工作有帮助,正好疫情期间也没什么事做。」

  的确,在春节期间,欧洲杯和奥运会尚未宣布延期,绝大多数体育人与之相关的准备工作并没有停下,这其中无论是媒体、赞助商还是相关企业,从业者们摩拳擦掌,打算一展身手。

  可以说在疫情期间,积极提升自我技能的案例不在少数。不过乍看上去,从业者的选择或许并不一定在圈内,而是涉及到语言、历史、文化以及经济相关,这也是体育产业的属性所决定的。

  正因此,体育在全球疫情面前也引发了连锁反应。自武汉封城到现在的80多天,全球体育停摆,从业者们的心态,也从当初的信心满满,转变为如今的如履薄冰。

  「我们组10人裁员了9个,我留下的原因是工资最低,虽然有些讽刺,但这就是现状。」王晖来自一家颇有名气的行业公司,裁员后,他的工作也只剩下日常相关,「我也准备辞职了,行业完全恢复或许还需要很长时间,想准备明年去留学。」

  不得不说,如今像他这类情况的从业者不在少数。国内体育行业薄弱,大部分都是小公司,在现金流收缩后难以撑过几个月。而赛事停摆则是直接将行业的连根拔起。

  因此,从业者们面对当下的艰难状况,也逐渐从内功的修炼,来到了职业转型的话题上。

  原本传统的体育证件考试以及培训,是体育人自我提升的不二选择,但因为疫情也一再被推迟。

  此前,的培训暂定在6月,将采用一半线上一半线下的方式开展。而也将在5月开班,也采用线上授课+线下论坛的方式,从线上开启报名课程。

  (点击链接查看个更多介绍,也可以在后台分别回复「体育经理人」「体育经纪人」课程名称,获取报名表)

  此时,来自市场的声音变格外响亮。当我们把目光瞄向体育行业最大的以及最多的从业者中,体育培训也是职业培训的聚集地。

  一方面,体育培训市场广阔。虽然在近几年算法各有不同,但如果把每一个孩子都算作潜在消费者,那么这个市场的宽广度显而易见,而体育培训的体量也验证了对人才的需求。另一方面,教练是一个需要强大理论支撑的职业,也因为需求量大,职业门槛相对较低。

  在体育教练的培训的前景广阔下,入局者众多。譬如在去年9月份,致力于教练培训的DR1VEN国际篮球学院成立青训师联盟;2017年9月,加农贝克训练营,则在国泰慧众的帮助下落地国内;而包括东方启明星、优肯篮球在内的大型培训机构,也均有面向社会的教练员培训业务。

  如今这类业务纷纷暂停,或者转移到线上。教练培训之外,伴随着家长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健康,体育培训从业者的入局,则带动了相关课程的商业化。譬如在幼儿培训领域扎根多年的优尼篮球、东方启明星以及齐动力网球等等培训机构,在此期间纷纷栽下了商业课程的树苗。

  与编程不同的是,体育是一个看重实操的行业。书本之外,从业者更依赖工作中获取经验与规律,而例如体育培训这类在行业中获得认可的优质赛道,才有孕育成人培训市场的环境,这也是行业公司开办培训的基础所在。

  不得不认清的是,全球赛事停摆将体育行业的根基拦腰斩断,从业者如今迎来了最困难的时刻。不仅复工难,裁员、减薪之余,末日情绪也不断上涨。当生存压力来临时,体育从业者原本「修炼内功」的计划,或许正转变为「另寻他路」。

  这无疑是一个残酷的现实。在禁令里,原已经有了重启眉目的CBA和中超,也因为外交部和移民管理局宣布暂停外国人入境的规定,再次亮起红灯。可以说,行业走到了真正的冰点。

  「论文方向改了,春招和实习也没有了,现在不知道该干嘛,或许准备出国或者考研?」来自上海体院的大四学生樊乐乐如今呆在家中,等待着延期的毕业答辩,而原本氪体的采访,也戏剧性地变成了对毕业生疑问的解答和就业建议。

  不过,对于寻找到出路并努力活下去的公司与从业者来说,仍有新需求的出现。「最近有不少同行询问电竞的相关问题,有些是从来不参与的、有些是曾经抵制游戏的、有些是略微了解想入行的,问题也是五花八门。」氪体主编郭阳谈到。

  的确,电子竞技的线上优势得以体现,也似乎成了全球体育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幸运儿。除了LPL、KPL等国内赛事外,包括F1、NBA等顶级赛事也纷纷入局,以另一种方式挨过寒冬。

  如今,电竞比赛几乎是唯一还在进行的赛事,而各大体育俱乐部也开始纷纷拥抱电竞

  虽然好的一面并不多,但疫情不是火星撞地球,人类数百万年的历史中经历过不止一次类似的状况,在加上伴随着国内的情况正逐渐得到控制,这一艰难时刻总会过去。就像女篮、张伟丽在疫情中传递出的力量一样,体育从业者也应该如此,将这份信念与体育精神传递下去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轨迹,也加深了体育从业者、体育爱好者以及大众对生活的理解。

  在阵痛中反思,并不是一件坏事,相信体育行业能在冰冻之后,获得另一层面的新生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