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skyn.com

习:给老百姓花钱千万不要“抠抠搜搜”

  “治大国如烹小鲜”。小组想从鸡汤汆海蚌和佛跳墙两道福州美食说起,继续和各位组员一起看看,习任福州市委书记时,这座城市发生了哪些变化。

  关于城市改造,他举过一个鲜活的例子:福州有两道很有名的美食。一个是鸡汤汆海蚌,新鲜的海蚌浇上鸡汤以后,要马上就吃,否则就老了,不好吃了;一个是佛跳墙,这道菜要小火慢炖几个小时,不能急着吃。所以,我们做很多事情,要根据它的规律来。有些时候我们只能打基础,急不得;有些时候我们就要争分夺秒,慢不得。

  习认为,改造千万不能破坏环境。环境保护是“内核”,永远都不能忽视。内河水系一定要保护好。道路规划和绿化空间一定要留足。还要注意规划的合理性,千万不要把所有空间都占得满满的。要给子孙后代留下财富和发展空间。

  福建闽江中下游及福州沿海一带,千百年来都生活着一些以船为家的“疍民”。习来到福州时,“疍民”有几十户,他们还不习惯上岸居住,经常跑回去。但台风来了,他们的小船根本无法抵御。习就要求干部们认真给群众做思想工作,交代清楚政府对他们的安排。

  后来,政府把“疍民”的安置费用全部“买单”了,并给安排了房管局提供的公房。在习的指导下,政府又给祖祖辈辈都在打鱼的“疍民”安排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,比如保安、保洁员、交通劝导员等等。慢慢地,“疍民”们融入了普通市民的生活,也就没有了以船为家的概念。

  习还很注意解决下岗职工安置问题。他提出,福州的下岗工人很多,政府要方便他们再就业。习又把下岗工人子女的学杂费和书本费全部免除了。

  习任福州市委书记期间,每个节日都会看望困难群众。对于这种帮扶,习也有过一些具体指导。他说,有的干部自己做主,给困难户带了补品过去,人家肚子还没吃饱,吃什么补品?因此,解决特困户的问题,不是看一次,带点东西,媒体一报道就完成任务了。政府帮扶是理所当然的,但同时也要引导他们再就业,帮助特困户走出困境。

  治理餐桌污染,也是习抓的一项重点工作。那时,有些餐馆的卫生条件非常差。习说,老百姓吃饭是否卫生,这不是小事情,是要命的事情。清洗餐具要严格执行卫生标准,严格检查,要做到位。食品来源必须可靠,万一有顾客吃了中毒了,食品的来源必须能够追溯。而且,每个商户都必须按照环保标准做好油烟改造。这些提法在当时都是十分先进的。

  1987年,人民对福州还有“纸糊的福州城”的评价。因为当时福州有连片的棚户区,破烂得好像一阵风吹来就能把整个房子吹跑。由于屋内空间狭小,一到夏天就又闷又热,男女老少只能在房门口搭张桌子吃饭,还有很多男人光着膀子在路边洗澡。另一方面,棚户区的房子大多是杉木板搭成的,又薄又易燃,一烧起来,火势蔓延非常快,时常会造成老百姓伤亡。

  所以,习来到福州以后,马上就开始抓棚户区改造。他指示当地干部,改造后的住宅要功能齐全、使用方便,特别是一定要有卫生间。习对参与改造的干部讲:“不要怕接触群众,不要怕他们提要求。群众的要求并不高,都是实事求是的东西,在政策范围内帮他们解决就是了。”他还提出要“就地安置”,反对把老百姓迁走、让富裕人群搬进来的做法。

  习的考虑是:锦上添花当然谁都喜欢,但我们在旧城改造过程中更应该雪中送炭,还是将来再做锦上添花的事吧。

  当然,棚户区改造会面临很多困难,第一个困难就是资金不足。所以,习用市财政资金的杠杆撬动棚户区改造工程。钱多了以后,习又嘱咐干部们:给老百姓花钱,千万不要“抠抠搜搜”,该照顾的要照顾,钱要花在刀刃上。

  在拆迁过渡期,要处理的问题也很繁杂。习又要求:在过渡期,政府一定要提供过渡房给老百姓。不能因为拆迁而让老百姓流离失所。如果有投亲靠友的,要给他提供过渡费。两年之后,过渡费还要加倍。习还想到了教育的问题,要求不能因为拆迁而把孩子读书的事情给耽误了。如果拆迁户过渡安置地区的学校不理想,一定要允许他们的孩子回到原籍读书。

  拆迁中,一些老百姓也提出过高补偿。比如,一个80多岁的老商户。他经营的是菜刀,而且得到过商业部授予的“传统菜刀”称号。他坚决不肯搬,也不相信政府提出的拆迁补偿条件。工作人员对他说:“习书记有要求,我们也不可能不讲信用,政府的所有承诺我都给你担保。”这样终于赢得了他的信任,后来事情进展比较顺利。

  习还嘱咐负责拆迁的干部,一定不能带有私心干工作,要建立起完善的监督机制,本地干部的“七大姑八大姨”都要纳入监督范围。每一个拆迁户都要公示,是不是特困户、五保户,也都要进行公示,老百姓认可之后才能算数。

  在和他一起工作的干部眼中,习很有领导艺术。他要求干部们跟群众说话千万不要打官腔,尽量做到实实在在,但跟知识分子讲话又不要太土,说话要经过思考,能跟人家交流。

  有一次,习到那些尚未改造的棚户区去调研,征求百姓的意见。百姓直言不讳地反映了很多问题,让站在旁边的干部觉得很尴尬。但习对百姓说:“大家放心,他们都会干,他们都会干。”他的这句话让干部们听了很舒服。反之,如果对干部们打官腔说“群众的呼声,你们听到了没有”,百姓就容易把问题的矛头指向其他干部,那干部们肯定会觉得很难受。

  习对干部宽严相济,既关心爱护,又严格要求。他经常讲:“你们要当官,就不要想发财,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你们既然吃公务员这碗饭,就要考虑好这个事情。”在工作上,习会经常把一些新思想新理念通过会议传达给大家。他讲得很细致,很实事求是,会帮大家考虑,并给出一些指导意见。他对干部们要求虽然高,但会充分预见到难处,给予必要的支持。

  习交代干部们做什么事,从来都不是劈头盖脸地下命令,都是心平气和地讲。有些做不好的地方,他也不会上来就批评,都是一点一点分析,告诉干部们应该怎么做。工作干得好,他首先会把功劳归给基层干部。

  2001年,已经是福建省省长的习到福州新城考察,老百姓感谢的话说不完。他们说:“习省长,旧城改造你抓得好啊,我们祖祖辈辈都盼望能有个好的居住环境,今天终于实现了!”习回答说:“这都是基层干部的功劳!”听到这句话,周围的基层干部心里暖暖的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

搜狗学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