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skyn.com

十年暴增2000倍、大牌明星加盟的网红产业如今直

  你是否曾经设想过这样的一个场景,早上,在温暖阳光、鸟语花香中自然醒来;中午,用山间清泉和肥美鲈鱼做一餐自然绿色的美味佳肴;晚上,捧一纸书卷、沏一壶清茶,枕着山间明月与轻风入睡......

  这样的诗意生活是不是也引起了你的向往?前两年,以民宿为题材的综艺节目爆火,那些不为人知的美好自然风光、充满诗意的美好生活,加上明星效应自带流量,圈了无数都市青年的心。

  从韩国的《孝利家民宿》,再到国内湖南卫视的《亲爱的客栈》,还有东方卫视的《青春旅社》......无论是收视率还是话题讨论,可谓赚的钵满盆满。

  综艺节目的热播,直接让民宿行业站在了风口之上。自2009年至2019年,国内民宿产业从几十家快速突破十万家,增长近2000多倍。

  《亲爱的客栈》取景泸沽湖畔的慢屋格努湾酒店变成了携程的金牌民宿,价格一跃而升在。同规格还在600元左右的定价,它已经2000起跳,成为泸沽湖卖价最高的民宿。

  《青春旅社》在莫干山拍摄的两栋民宿,A栋遥远的山在节目播出之前的价格稳定在600-700期间,而在这个冬季传统的莫干山的淡季,价格一翻来到了1300左右,。B栋西坡更是一些特殊的类似于独栋的房子的价格则来到了4000-6000的价位。

  《三个院子》里来看九亿少女的梦的林更新的温岭星罗海野名宿,现在价格已经涨到了1000块往上,可以住12个人的独栋别墅的价格更是涨到了令人吃惊的8000块左右。

  资本热度不再,市场融资断崖式下滑96%。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,共享住宿领域的融资额,直接从2017年的37亿元、2018年的33亿元,缩水至2019年的1.5亿元,降幅高达96%!

  尤其是突然而至的疫情,更让这个行业陷入谷底,甚至有自媒体写民宿是在疫情之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。民宿人看到别的行业腰斩都心生羡慕,而他们是直接断流;最悲催的是,这个时候想要退出,根本都找不到接盘的人。

  按照中国饭店协会日前发布的《新冠疫情对中国住宿行业的影响与趋势报告》显示,自2020年春节至2月底,民宿的入住率平均同比降幅70.3%,平均房价同比降幅为50%,并有85.71%的民宿受疫情影响暂停营业。

  即使是现在国内疫情基本控制住,大量企业纷纷复工复产,但民宿的复工却仍然遥遥无期。据《新冠疫情对中国住宿行业的影响与趋势报告》显示,截至2月底,已经复工的住宿企业比例达到63.3%,员工复产率达到65%。但有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民宿最好的入住率也不过20%。一方面是因为政策的限制,有些地方处于疫情风险考虑还不让民宿复工;但另一方面即使是政策允许,用户的信心恢复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  这固然有疫情冲击的问题,更也有民宿行业深层次的问题,那么,昔日的网红产业究竟是怎么了?

  风起之处,必有大量跟风者涌入。热点景点附近的民宿,突然就像大棚里的韭菜一样,一茬接着一茬,大大超出了原本的市场负荷量,让民宿行业变成一片红海;同时,盲目抄袭网红民宿之风盛行,同质化现象日益突出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“价格战”,便成为了最普遍的打法。“市场价400元房间,同行能给干到150元,甚至80元,这怎么玩?”

  然而,压低价格的代价就是,质量也没了保证。“买家秀”与“卖家秀”的天差地别,让心怀憧憬而来的游客失望而去。

  房客表示怨气满满:不仅体验这么差,而且价格一晚还要700多,有这钱还不如去住个高级酒店呢!

  还有下面这个,“卖家秀”里是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奢华宫廷风.......

  但实际呢?看看这残破的水管、裸露的电线.......你是房客你给几分好评呢?

  这不仅是房东们自身的责任意识淡薄,也是因为平台的审核不力。有记者亲自尝试了一下,发现上传“公厕”的房源照片、上传空白房屋租赁合同居然也能通过审核!

  屡屡爆出的“摄像头事件”,更让民宿颇受诟病。2019年五一期间,有客人入住青岛的民宿时发现路由器指示灯里隐藏了偷拍摄像头,引起舆论哗然。但类似的情况早就不是第一次发生,2017年就有一对情侣在入住台北高雄的某国际知名平台的民宿时,在烟感器内发现头,并为此维权半年;2018年2月,有房客在民宿插座里发现头。

  这不仅是因为房东们为了通过价格战抢占市场、利润空间极其有限的情况下,自然会牺牲质量;也是因为,民宿行业的进入门槛超低,缺乏必要的规范与标准,房东们的行为缺乏约束。

  如此一来,势必会拉低游客们对于民宿的信任感,挫伤消费的积极性,导致民宿客流量不断降低。根据国家文旅部数据,2019年,全国民宿入住率总体比上一年下降了10%,尤其以丽江、重庆等网红城市最为严重。

  一方面是越来越萎缩的客流量,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,与此同时,房东们又要面临高昂的成本压力。

  首先是初始的巨大投入。有经营者算了一笔账,如果以15个房间规模的民宿计算,基础装修、家具电器、以及民宿的风格营造,至少需要50万以上。

  还有比酒店更为高昂的经营维护成本,不同于酒店的标准化特性,民宿的最大亮点在于其个性化,无法通过快速的复制扩张来摊低成本。而且民宿开得越久,装修就一定越破旧,按照行业规律,基本4-5年左右就要翻修一次,到时又要投入一大笔装修资金。

  再加上固定的房租、人力、水电、网费等成本,让“烧钱”“亏损”成为了这个行业无法摆脱的泥淖。统计数据显示,能实现盈利的民宿不足20%,30%游荡在盈亏平衡的边缘,另外有超过50%的民宿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“民宿行业已经不是红海了,而是血海。”有从业者如此感叹道。如果不是自有物业出租,而是干二房东的话,那你几乎挣不到任何盈利,就相当于给房东白打工了。

  他们的套路是:先从国家政策还有市场潜力等多角度给你画一张民宿的“大病”,吸引新韭菜的目光;然后鼓吹自己的品牌多么有潜力,承诺不仅帮你赚钱还能给提供从保证金到装修材料的一条龙服务。

  当新韭菜入了坑之后发现,为啥自己干民宿咋干咋不赚钱呢?这时候,各类民宿培训师们闪亮登场,为你提供各种贴心指导。

  把一堆不赚钱的民宿包装包装,拿一些明星项目搭配各种垃圾,吸收公众的存款来做投资,但其实他们口中的项目很多项目都是虚构的,等他们民宿搞起来的时候,猪都能上树了。

  有从业者甚至发出这样的感叹:做民宿这几年我最开心的两天:一是开业那天,二是转让那天。

  这个问题,就像问“共享单车有没有未来?”“共享经济有没有未来?”一样。民宿行业如今的困境、如今的大撤退,或许是一件好事,正是一个大浪淘沙、市场出清的过程,可以挤掉市场里的泡沫,让行业有更为良性的发展。

  现在的民宿人,正在积极自救,有的是将短租改为长租;有的是在装修升级,打算走上品质化、高端化的路线;有的是在策划多元化经营,在单纯的住宿之外更有吃喝玩乐的体验式服务.......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

大牌明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