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maskyn.com

无法遗忘的隐痛:柳州女生勇揭被初中老师猥亵

  “我原谅了他,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去。你们不能原谅他,因为这样其他女孩子才能活得下去。”

  这是广西柳州高中女生陈小河在微博上看到的摘句,出自林奕含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。陈小河不敢看这本书,但她能猜到该书的大概内容。因为她在初中时,也曾遭遇了房思琪式的经历。

  4月13日,陈小河告诉上游新闻(报料微信:shangyounews)记者,2015至2018年,她的初中班主任刘连喜,以不同方式骚扰同班多名女生,期间自己被单独叫去刘连喜宿舍,至少遭遇3次性侵害。

  这几天,“上市公司高管性侵养女事件”经媒体曝光后引发热议。被既往困扰的苏南,于4月12日在微博上公开发布《关于性侵、猥亵那些事》举报文章。

  苏南在文中说,她的初中班主任刘连喜借学生去其宿舍开会、辅导之机,让学生为其捶背、捏脚,并在不经意间摸女生的胸、臀等部位,目睹并遭遇这些行为的苏南,“觉得自己不干净了”。

  4月12日,上游新闻记者联系到当事人刘连喜。刘连喜称,自己并不清楚是谁对他进行了微博举报。早在2017年就有人在网上公开举报其侵害女生,2017年下半年自己被有关部门调查;2018年1月已受到处分——免去副校长职务,调入当地某小学后勤部门。

  4月14日,广西柳州市柳江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,刘连喜确实在2018年被处分,但处分原由因涉及个人隐私不便透露;并称当地公安机关调查取证中,没有发现直接证据证明刘连喜对学生有过猥亵或性侵行为。

  刘连喜不明白,为什么已经接受过处分的自己,如今会再次站在公众视野中。他承认当时因行为上的不检点,导致自己受处分。但他认为,自己的不检点主要是因为跟学生关系好,对于学生的主动示好,他不知回避。

  一些学生是他优秀教育的受惠者,又是他“不知回避”行为的受害者。这些学生一方面认为刘连喜对自己的学习有过帮助,不能“恩将仇报”,但另一方面,她们又久久不能忘记刘连喜对自己的伤害,或隐忍假装,或内心崩溃。

  ▲4月12日,广西柳州女生苏南在微博举报初中班主任性侵、猥亵学生。微博截图

  在苏南和陈小河的印象中,刘连喜身材并不出众,让人感觉有点猥琐、油腻。但是刘连喜情商很高、做人玲珑,极其擅长班级管理。

  苏南称,平日里刘连喜跟学生们的关系很好,班级凝聚力强,组织活动很有一套。刘连喜喜欢踢足球,他经常踢完足球,就带学生一起吃牛杂;晚自习下课后,很多学生也会去刘连喜的宿舍里煮面吃。

  另外,有同学缴不齐学费,刘连喜能帮就帮。他还组织同学给贫困学生送校服、给他们争取贫困补助名额……因此,刘连喜在学生中威信很高,被帮助过的同学亦是感激。

  还有一个让学生们对刘连喜依赖的,是他毋庸置疑的教学水平。刘连喜在该所初中有十余年的教学经验,屡次所带班级的中考成绩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苏南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这所中学的学生,大多数都是来自农村的孩子,大家没有见过世面。在他们眼里,考上重点高中就是自己从农村走出去的唯一希望。如果考不上重点高中,那就意味着要进入职高,或者辍学、打工。

  苏南认为,有时候她和很多同学把这种好当作“恩惠”,甚至有点奢求刘连喜,“求他,多给我一些知识吧;求他,让我上高中吧。”苏南说,在这种相对封闭的中学,刘连喜如此专注教学,确实引人注目。

  刘连喜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自己在学习方面抓得很严,很多学生在自己的管教之下,学习成绩提高了不少,这是为学生们所认可的。刘连喜认为,自己的教学水平高,并且与学生关系密切,也曾为学校其他老师所不满。

  刘连喜说,该校学生大多数来自农村,且三分之二都是女生,有的学生家庭情况不好,他也会给予照顾。有时柳州零摄氏度以下的天气,学生没有外套穿,冷得发抖,他会掏钱给学生买衣服。所以,很多同学跟自己的关系很好。

  对于学生们表达出对老师的热情,刘连喜称自己向来有回应和互动,比如说无意识地“拍”和“摸”对方,不会冷脸相待。

  “比如有个跟我关系不错的女同学跟我开玩笑,突然间跳到我背上,那我怎么办?”

  苏南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从初一开始,刘连喜上课的时候,时不时会有摸女同学的背、耳朵、头发等行为,苏南感到怪异。有男同学私底下跟苏南说,刘连喜在做这些动作时,透露的眼神有不明意图。

  所谓的实验班,即是该中学专门挑选组成的尖子班。只有成绩优异的学生,才可以通过排名、依靠关系推荐进入。

  在学生们的认知里,进入实验班不仅可以跨入尖子学生的行列,还能得到学校最好的师资配置,以及相对较高的重点中学升学率。想进入实验班的学生大有人在,但决定权掌握在班主任刘连喜的手里。

  据多位实验班的学生回忆,对于班上重点同学进行重点培养,是刘连喜一贯的作风。中午或晚自习下课,刘连喜经常依次找同学谈话、找班干部开会议,期间刘连喜的课代表要经常跟随他左右。谈话、开会,地点之一就是刘连喜的宿舍。

  4月14日,刘连喜也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,他确实会在其宿舍以及宿舍旁边的会议室,进行谈话和开会,参加者一般是班干部、团委干部以及需要辅导的学生。

  苏南说,学生进入刘连喜所带的实验班,就必须要与刘连喜搞好关系。但这还不够。如果能够去刘连喜宿舍得到其重点辅导、培养,对同学们来说,更是一种“特权”。

  而“特权”的馈赠,是有代价的。有实验班学生称,刘连喜的宿舍,是大多数女生感到害怕的地方。

  据苏南回忆,初二的一天晚上,刘连喜找了四位女同学去宿舍谈话。苏南记得,当时自己穿着短袖,刘连喜派去叫她的同学提醒,穿好校服外套再去。她觉得这个提醒有些奇怪,但没有多想,后来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  苏南发现,去刘连喜宿舍吃完面后,刘连喜躺在床上,要求四位女生帮他按摩,比如捏肩、锤腿。为其捏肩的同学坐在刘连喜床头,他顺手就可以摸女同学的胸;而锤腿的女同学在他床尾,他抬起脚就可以蹭女同学的臀部。

  苏南清楚地回忆,在开玩笑间隙,刘连喜抓了两次自己的胸。苏南还亲眼看见,刘连喜的手伸进女同学的衣服里。

  苏南知道,这是异性之间亲密时才有的动作,但是一位老师突然这样做,让她感到非常害怕,眼睛里泛起泪花。但这种情况从晚上十一二点,一直持续至凌晨。

  苏南告诉刘连喜,自己很困,她希望刘连喜能放四个女孩子都回去。但刘连喜只让苏南和其中一个女生回去,另外两位女生继续呆在刘连喜宿舍里。

  回到宿舍时,已是凌晨五点钟。苏南无法想象刘连喜会对剩下两位同学做什么事,害怕和恐惧只能让她停止不想这件事。

  最终她还是偷偷告诉了在班上玩得较好的同学,其中一位同学告诉苏南,“她(被留下两名同学之一)成绩好,这是报应。”

  “我原谅了他,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去。你们不能原谅他,因为这样其他女孩子才能活得下去。”陈小河说,她不原谅刘连喜,只会选择遗忘。

  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在陈小河的印象里,入学一两个月,苏南和陈小河就发现刘连喜会对被叫去宿舍的女生动手动脚。有时候很多人一起在刘连喜宿舍里开会,有时候他会单独叫陈小河一人。

  陈小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最初她进入刘连喜的宿舍时,刘连喜只是摸自己的胸部。慢慢地刘连喜叫她上床,进一步熟悉后就亲吻、触摸下体。在陈小河的记忆里,她至少有3次被刘连喜性侵,有时刘连喜是清醒的,有时候是醉酒状态。

  据另一名女生描述,刘连喜一般会叫上2-3个女生进宿舍,喝完酒的刘连喜板着脸,并要求女生给其按摩,让人非常紧张。

  对于刘连喜的行为,陈小河亦有过拒绝,但更多的是忍受。陈小河告诉记者,想要考入重点高中是有代价的,学生必须依附于刘连喜才能取得好成绩,这是实验班不少学生心知肚明的事情。

  陈小河说,最后自己崩溃了,情绪和态度发生了很大转变,甚至考虑过转学。刘连喜找陈小河谈过几次话,问陈小河是不是恨过他,陈小河不敢作声。

  苏南得知陈小河的遭遇后,在一天午休时试探性地传纸条问情况。陈小河告诉苏南,这件事是存在的。苏南看到陈小河纸条的时候,感到心里刺痛。苏南记得,那时候宿舍很安静,自己隐约听到陈小河哭了。

  苏南没有想到,每天在同学面前笑的陈小河,成绩好的陈小河,既然在黑暗中在遭受这些事。

  苏南称,沉默成了这个尖子班学生对老师的集体态度,从来没有人公开对刘连喜表示过不悦。如果有女生不愿意,也只是避开刘连喜的手,而班里知情的男生,也没有站出来为女生说过线年前遭举报被免去副校长调任后勤

  2017年6月23日,有人将一则《关于柳江区某中学XXX涉嫌侵害女生的举报》消息,发在广西本地社区论坛上。

  陈小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她所在的2018年实验班,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完成了中考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